雷皓明律師

雷皓明律師

2024-02-02更新2020-06-29發佈

喆律法律事務所是由前新北、台中地院法官、前桃園地檢署檢察官和超過50名專業律師所組成的團隊,於全台設有6間分所,是您處理法律爭議的首選。

動保專題-假領養真吃狗?(苗栗叔姪案)

動保專題-假領養真吃狗?(苗栗叔姪案)
quotationmark image

2018年臺灣發生了一起「苗栗邱姓叔姪案」的動物保護法事件,引起諸多動保人士關注,經苗栗地檢署以違反動物保護法第25條第2款提起公訴,在2019年9月25日時一審判決結果出爐為無罪判決,而2020年3月24日二審卻翻盤有罪定讞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呢?

quotationmark image

【動保專題-苗栗叔姪案】

2018年臺灣發生了一起「苗栗邱姓叔姪案」的動物保護法事件,引起諸多動保人士關注,經苗栗地檢署以違反動物保護法第25條第2款提起公訴,在2019年9月25日時一審判決結果出爐為無罪判決,而2020年3月24日二審卻翻盤有罪定讞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呢?

【苗栗邱姓叔姪做了什麼事情】

邱姓叔姪於2019年起頻繁領養犬隻,遭到收容所懷疑所以拒絕再讓他們領養,總共陸續領養了20隻犬隻,後來因兩人設置陷阱抓捕流浪犬被人發現,並被認出與當初大量認領的人身形相同,而通報動保所,案件至此曝光。

調查過程中也發現,還有莊男與一名阮姓移工涉案,警方在莊男住處對面的空屋發現大量殘缺犬軀、毛髮、血跡以及項圈等證據,苗栗地檢署進而提出公訴,希望將這些人繩之以法。

【一審無罪判決的原因】

然而四人之結果為:邱姪因不知情、捕捉犬隻未造成重大傷害而不起訴,另三人則是一審判決無罪定讞。法院判決無罪定讞的理由簡單來說可以用四個字概括:「罪證不足」。

一審法院指出現場證據沒辦法證明「特定」犬隻,而在鍋碗內的血液鑑定後也發現是家豬、野豬,甚至是混合型而無法檢驗所屬物種,現場遺落的殘肢及毛髮也無法證明就是該特定犬隻等諸多原因,而認為檢察官提出的積極證據以及證明方法無法達到有罪心證,因此判決三人無罪定讞。

【動保團體怎麼說】

然而這樣子的判決結果對於許多動保人士來說是無法接受的,更感到傷心以及憤怒,部分人認為辦案時間過長,在偵查結束時究竟還能留下多少證據呈現於法庭之上?甚至也有部分人提出,整起事件牽涉到的犬隻共20隻,但法院僅就收容所有領養紀錄的11隻犬隻審理,而未追究其他部分,而檢察官對此判決結果也不服而提出上訴,全案於二審法院審理後徹底翻盤。

【二審結果是什麼?】

二審法院判決主文清楚地寫著:「有期徒刑5月,併科罰金新臺幣25萬元」,象徵著一審法院判決遭撤銷,另改判為有罪判決。二審法院認為,一審法院僅就11隻犬隻審理,審理範圍並不洽當,但檢察官在起訴書中已載明全部犬隻,所以上訴效力還是會及於全部犬隻。

此外,對於疑似犯罪現場的房屋內留有大量犬籠、刀具、狗毛,甚至是斷面「整齊」等犬軀,已足夠認定為宰殺犬隻的場所;雖然動保所內的犬類並沒有建立DNA檔案,沒辦法證明現場的犬軀就是該20隻,但就證據顯示,能夠證明20隻犬隻曾來過犯罪現場,而且都經被告申告死亡,而且現場發現的「藍色尼龍項圈」與原先一隻完全相符。

又二審法院強調,現場動物軀體斷面都是平整、除去毛髮、內臟,甚至形狀是相似於市場供食用的販售肉品模樣,以此認定被告宰殺犬隻的行為確為供人食用,就以上理由,認定被告有罪。

這起案件相當值得我們關注,因為這是臺灣極少數能夠完整進行刑事程序的動保案件,過去大部分都是被告認罪後簡易處刑結案,而苗栗叔姪案不同,無論一審、二審法院都踐行了有別於以往的刑事程序,動物刑事案件有特殊性質存在,在辦案上會遇到的困難更多,但相信經過這起事件後,能夠樹立更多辦理動物刑事案件應注意的事項讓後人參考,甚至引導修法方向,讓法律保障能夠走出人類,更及於其他動物,實踐動保法真正的價值。

※網站聲明:

  • 著作權由「喆律法律事務所」所有,非經正式書面授權,不得任意使用。
  • 文章資料內容僅供參考,不宜直接引用為主張或訴訟用途,具體個案仍請洽詢專業律師。
  • 法令具時效性,文章內容及所引用資料,請自行查核法令動態及現行有效之實務見解。

熱門文章

編輯精選

最新文章


logo

聯絡我們

02-2760-6180

service@zhelu.tw

台北市松山區復興北路167號8樓之1(三信大樓)

社群媒體